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海刘德贡

人民需要免予恐惧的自由和自强理性的自主,各民族各地区应当紧密联邦自治共和。

 
 
 

日志

 
 
关于我

不入主流,还防同化,崇尚自然,讲究环保,追求真实,向往自由,明理怀德,另类少礼。

网易考拉推荐

语言的构成  

2017-03-02 10:09:39|  分类: 随笔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影《降临》开头:一群外星人降临地球,双方语言不通,气氛尴尬。人类政府去找语言学家,给她听外星人讲话的录音,问是在说啥。在这部电影里,女主角试图学习外星语言,学着学着却不知道怎么掌握了看到未来的能力。
        学语言掌握超能力这事儿,还真不是瞎扯。语言对思维方式的影响,是真实存在的——结构语言学理论指出,一种语言绝不仅仅是字、词和语法的集合,它还是一个社会描述世界时约定俗成的符号系统。学一种语言不仅是知道了词汇的用法,更是理解了这种语言背后的社会是怎样看待这个世界的。
        与之相关的误会是人们似乎常常认为不同语言之间的差异只在于单词拼写和语法,只要背出来就能无缝切换。
        在原著《你一生的故事》里,七肢桶语言第一课是这样开始的:语言学家指着一个物体,念出相应的名词,外星人也指着自己那边的同类事物,念出相应的词,在名词之后,再引入动词、语法和句子(比如“他-吃-饭”),在不断重复地收集到大量数据之后,他们才能开始猜测和归纳语法规则。
        这些繁琐工作对于理解和破译新语言十分关键,了解单词词义是探索阶段的工作,其目的并不在于这些词本身,而在于逐渐构建一个完整的系统。故事里的语言学家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向当局解释,为什么他们要互相学习那些大兜圈子的简单词汇——正是因为我们并不知道其他语言仰赖什么样的社会结构,如何关联起所有的语词,因而这些语词所指向的事物,在不同语言中也微妙地难以对应,要理解句子,不得不始于就最基础的概念取得共识。
        背后的原理来自结构语言学奠基人费尔南德·索绪尔:“在词里,重要的不是声音本身,而是使这个词区别于其他一切词的声音上的差别……带有意义的正是这些差别。”正是词与词之间的发音差异,使口语成为可能。索绪尔干脆把语言描述为“人脑子里的社会产物”,是每个社会约定俗成的符号系统,离开这个系统之后,许多关联就无法描述了。
        赵元任先生就曾经写过这么个“发音差异太小,不知所措”的故事: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施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市。是时,适施氏适市。施氏视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施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施氏始试食十狮尸。食时,始识十狮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
        一个语言类的笑话难以翻译,是因为它所构建的联系在其他语言中并不存在。单词本身的变化看似无足轻重,但表现出这些变化的语言本身,却映射着一个社会中的历史文化和观念系统。因为语言是反映社会的完整符号体系,哪怕是方言或者特定地区共享的语境,都可能让一个外来者获得原本无法想象的知识。在一个社群里人们能够轻松运用的语词概念,对这个社群之外的人来说可能是非常难以想象的。
        外星文字(“七文”)的一段书面语显然需要许多个语标,每个语标都要根据语义发生变形或组合,但书写者在起笔时就能用少数几笔串联起所有的语标。让地球人最想不通的是,他们是怎么做到在书写前就规划好所有语标的变形和位置的?  
        当人们在生活中常规使用东南西北这类标记绝对位置的方位词(而非“上下左右”这些指示主观位置的词),他们自然会发展出使用它的相应能力。
         能感知其他人难以想象和理解之物,这听起来已经很像一种超能力了。既然语言是反应社会存在的符号系统,这种超能力就有了解释:有些概念无法被理解,不是因为它们不存在于世,而是我们原本用于理解世界的符号系统并未给它们留出位置。但这也带来了一个细思极恐的问题:一种语言,通常足以帮助人们自由灵活地表达他们想说的一切,但在其他观念系统的辅助下,我们却会意识到它的局限,小到东南西北的方向感,大到——奇迹可能性那样的——未来。
        在巴西和哥伦比亚交界处,有一种叫吐优卡的语言。这种语言区分了五种“据素”,说话者必须在作出判断前,搞清楚他本人作出这一判断本身的依据有多强,如果他亲眼所见,就得加上第一种据素“ati-wi”,如果是推断的,那么就应该用第五种据素“假定的”(diágo tii-kú)。学会这种语言,意味着你将直觉地理解一切判断依据的直接程度。
        想象一下,爹妈朋友圈里的“不转不是中国人”,在一个熟练使用吐优卡语的人读来,可能就变成了“有人声称:不转这篇文章会造成国籍上的变更”。在吐优卡语加持下,一个人能免疫多少类似的咒语啊。话说回来,如果这算超能力的话,我怀疑副作用包括被踢出亲戚群,错过春节红包好几个亿。你很难想象一个核物理学家与一个中国山村里80多岁的老太太交流核子聚变的问题吧。
        学语言的过程就像魔法,你将学到原本难以概念化的词和它们之间不可捉摸的联系。索绪尔曾特别强调了“语言”为社会成员所共有(区别于个人所说的“言语”),当人们使用同一种语言交流的时候,他们是在从一个宏大的共享信息库中援引线索,编织想法,使他人得以理解。尽管很难被意识到,语言中隐藏着一个社会共同的思维方式。
        文化与历史通过语言与人共生,这些系统化的观念照亮了社会生活,在一片混沌之中区分出了“有意义”的部分,将不同时期、不同代际的人联系在一起,共享价值、观念和生活现实。而学习新语言势必会打破这种心有灵犀。原先不言而喻的观念不再必然,新的可能性将对你敞开。其他文化中的心照不宣慢慢潜入你的头脑,改写并支配你的直觉、行动与言说。
        语言正是这样一种超能力药剂:它并没有给人们带来任何新的东西,但世界却得以呈现出不同的面貌。小说里的外星人也是如此。政府绞尽脑汁想让外星人吐点儿高科技出来,好让地球人少奋斗两百年,然而他们真正的礼物已经悄然抵达地球语言学家的一生。到头来,真正的超能力和高科技是一种人类学技巧:理解截然不同的文明中人们看待一切的方式,并以之为线索重新认识自身。
        “如果你知道未来,是否会改变它”?人们往往相信,通过改进技术手段和工具能够克服我们生为人类的种种限制,实现奇迹般的未来。但结构主义思想家们知道,世界存在于想象之外,以社会为尺度,我们才能重新审视他者和自身。世界被视为社会心智所理解的永恒对象,而语言是这些社会为此打造的桥梁之一,它使人们能够互相理解,却也限制了我们的眼界。
        不知道未来的人们,把努力过有益的生活、实现利益与进步,视为人的自由和目标。而在理解了外星人视野的语言学家看来,所有这些努力无非是一种踏进未来的既定仪式。人们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却一无所知。只有走向未知的人才需要规划方向,而我们所质问的外星人也许并无此类问题。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这些影响不仅使人们能够理解世界,也限制了他们理解的范围与途径,而冲破这种有限性的工具之一,就是语言。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