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海刘德贡

人民需要免予恐惧的自由和自强理性的自主,各民族各地区应当紧密联邦自治共和。

 
 
 

日志

 
 
关于我

不入主流,还防同化,崇尚自然,讲究环保,追求真实,向往自由,明理怀德,另类少礼。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毛右跟毛左共享毛的哪些精神遗产?  

2017-01-12 14:35:02|  分类: 杰作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01-11 笑 蜀 川曰


       毛无疑是极左的典型。极左到极致的典型。但毛也不是只有左,毛也有所谓右的一面,形势需要右时,他也可以右;形势需要怎样右,他就怎样右。比如延安时代他也可以搞宪政促进会,也可以高喊民主自由和蒋主席万岁。

       无论毛左的一面,还是毛所谓右的一面,都代有传人。今天的毛左是其传人,这已众所周知,无须赘言。打着民主自由旗号的毛右,对毛的衣钵传承,察觉的人似乎不多。似乎一喊民主自由的口号,就必然站在毛的反面,与毛截然对立。其实未必。

       至少在以下七点上,毛右与毛左共享毛的精神遗产:


1、革命一元论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革命要来,谁也挡不住。问题不在主张革命,问题在于主张革命一元,否定其他一切可能,认为革命才是出路,中间道路是死路,改良更是欺骗。但他们的革命一元论,其实也有变通,即不再坚持革命必须是武装斗争,而认为新形势下的革命,主要是中心城市突发性质的大规模的街头对决。


2、政权中心论

       革命的中心问题是政权问题。政权万能,拿到政权才有一切,没有政权就失去一切。夺取政权之外的其他努力,都是个屁。


3、阶级分析法

       体制内都是既得利益阶层,都反革命,体制外的企业家也多数是既得利益者,不革命甚至反革命,中产和白领阶层则是猪。革命只能依靠底层,但不是工农,而是非主流的杀马特及屌丝群体。即越穷越光荣,越穷越革命。


4、先锋队意识

       极少数人掌握了人类进步的秘诀,绝大多数人都是势利的、自私的,不能指望绝大多数人的觉醒。必须先锋队赢了,絶大多数人才会选边站过来。所以启蒙和自我启蒙都是个屁,关键要赢,只要先锋队赢了,一切迎刃而解。


5、自我崇拜

       惟我独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6、斗争哲学,党同伐异

       斗争哲学对一切人,不只对统治者,与人斗其乐无穷。尤其偏好肃反。抗日不过是幌子。现阶段不敢抗日,要保存实力;未来则无须抗日,日本人自己会垮。肃反压倒一切,肃反压倒抗日,扫清民间一切可能的竞争者,哪怕只是他们想象中的竞争者,保证自己一统江湖。


7、极化才有机会

       现状越烂越好,越乱越好,越极化越好,否则没有机会。甚至有人公开鼓吹,就要惟恐天下不乱。

       无论民主自由口号喊得怎样响,只要继承了以上七大衣钵,其实离真正的民主自由,就已经十万八千里了。正是在此意义上,学者萧瀚称他们为“在野共”。这显然有其合理性。他们自己表现出的以上七大病症,已经为萧瀚提供了足够依据。



       表面上看起来,毛右也反毛。但在现实中,他们对毛左的立场却很模糊。

       跟他们对不同意见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尤其对公共知识分子群体的强烈仇恨、排斥与污名相反,他们对毛左常常暧昧,持续多年的舆论战,他们不以毛左为对手也就罢了,奇怪的是他们常常为毛左打掩护:只要毛左一搞事,只要有人呼吁警惕文革重来、抵制文革回潮,他们都会立马跑出来宣称,“毛左不足为患”,“文革不会重来”,“文革回潮是杞人忧天”。

       没有谁能踏进同一条河流,人如此,国家或社会亦然。呼吁警惕文革重来,当然不是说原生态的文革重来,这是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的。所谓文革重来,无非指当下情境的文革翻版。只拿原生态的文革做标准,这不故意转移视线么?

       何况,即便原生态的文革,也是多维度的,并非只有一个维度。有叶剑英所称的“封建法西斯”的文革,即砸烂一切法制恣意践踏人权的文革;有挑动群众斗群众的文革;有个人崇拜宗教般狂热的文革;有思想专制文化专制的文革。这些形形色色的文革,过去二十七年中何曾绝迹?难道不是常常以新的名头、新的形式上演么?

       诚然,毛左现在还不是最大威胁,无力一夜翻盘。但不能说非要到了这一步,才来警惕、才来抵制,那就晚了。主张警惕和抵制的意思,是毛左不仅因九零年代以来不断加剧的不公平不公正,积累了相当的社会基础,这社会基础在最近几年尤其有所扩大,底层民众甚至相当比例的高校老师和学生,最近几年普遍毛化;而且一些当权者如当年毓贤利用义和团一样,也想打毛左牌,操纵毛左,利用毛左搅局。本来就有群众的毛左,一旦跟某些当权者合流,一旦再有强大权力背景,后果难道还不恐怖么?还不应该主张警惕和抵制么?

       但毛右偏偏无视这一现实,一说警惕和抵制文革重来,他们就分外紧张,甚至比毛左更紧张,仿佛说的不是当事的毛左,而是说的他们自己,仿佛他们自己隐秘的心事被人看穿。

       怎么解释?一个解释,即他们跟毛左其实毛兄毛弟。他们不仅精神上跟毛左往往共通共鸣,而且出于极化的需要,搞乱的需要,他们也渴望毛左出来搅局。



       一言以蔽之,所谓毛右,即打着民主自由旗号的毛之子。他们跟毛左一样有很多毛的精神文化基因的遗传,他们跟毛左一样主张排他性的底层革命或者说排他性的新时代的无产阶级革命,他们跟毛左一样没有底线,不择手段不计代价。跟毛左的不同除了旗号的不同,另一个不同则无非是他们也反毛,恨毛。但他们的反毛、恨毛,更多是一种反父情结——毛当年也反父。这点上,他们也如出一辙。

       他们口口声声推墙,但墙还没倒,他们往往已经长成了墙。人间悲哀,莫大于此。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