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海刘德贡

人民需要免予恐惧的自由和自强理性的自主,各民族各地区应当紧密联邦自治共和。

 
 
 

日志

 
 
关于我

不入主流,还防同化,崇尚自然,讲究环保,追求真实,向往自由,明理怀德,另类少礼。

网易考拉推荐

性格决定命运之九:高中时光  

2008-03-07 09:58:56|  分类: 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记得我们初中毕业上高中也是要考的,因为那年已经开始恢复高考。经过筛选和自我淘汰,最后全乡进入高中的只有三个班,全部在乡办中学上,那是这个中学开办的第二届也是最后一届高中班。

  因为那时已注重高考,所以我们这三个班又分出一个重点班,我自然在重点班,而且是重点班中的前六名重点培养对象。

  我记得那两年(那时的高中只有两年)我即在外婆家住过(离学校很近),也在学校搭过伙(即住学校,自己带米在学校蒸饭,而自己带干菜吃),还在学校全托过(即只带米,吃住全在学校,每个学期交18元或20元伙食费)。记得在外婆家住时,经常要上学了,还没饭吃(农家哪有那么准时开饭的呢?),等饭刚一煮好,就盛出来在饭上洒点盐再醮点猪油拌好,吃起来还很香。自带的干菜则与初中时一样,在学校吃的菜是难以见到肉的,最好的菜就是油豆腐炒青椒了,一个星期要是能摊上一回那就很高兴了,至今回忆起还很回味。

  学习方面,我在数学课上成绩一直保持在前两名之内,考试总在一百分左右。我记得有一次我将复习资料上的一个平面几何题问遍了全校的老师,也没一个能解出来,后来还是我先想出解答方法,这在学校里被传为佳话。二十多年后,我们当时的数学老师对我的一个同年级同学说:“当时真是对不起我们,耽误了你们的前程”,这算是说了一句大实话。我记得在我们七九年的高考中的一道15分的数学题是关于自然对数的,因为我们老师根本从没跟我们提起过这个概念,当时我只好把它的底e作为一个代数符号来处理,其结果当然是顿失15分。物理课是我的另一强项,全校同年级同学无人能与我匹敌,每次考试满分一百分,我经常能考出120分来,那是老师认为我有独创的解题方法而加的,这使我在此方面的兴趣大增。而与此相反的是语文,本来我的语文课成绩在班上排在前六名之内,在一次朗诵比赛中还拿过全班第一名,但在一次老师布置的自由选题作文中,因我写的一首诗可能超过老师能够接受的最好水平,导致老师认为我这是从那里抄袭的,给了我一通批评的评语,我一见评语气愤极了,当即挥笔在老师的评语旁写下一大堆极力反驳的话,这被认为冲撞了那位老教师的师道尊严,从而在下一节课上给我带来了更严厉的批评,从此我对语文课的兴趣大降。

  虽然当时已经恢复高考,但“劳动”课还是不少,幸好我们重点班的“重点对象”得到特别照顾,一般劳动就不要参加了,这无疑给了我们一些帮助。因为我小时候一直身体发育不佳,个小体轻,但头很大,我记得当时我们班主任老师给我安了一个外号,叫“老(脑)大”,好多喜欢我的老师都这样叫我。有一个历史性的数据,我后来经常给我的后辈讲起:我高中毕业那时是十六岁半,高考体检记录表明,身高1.49米,体重72斤。

  恢复高考的第二年,也即1978年,我们学校的一名叫陈子林的老师以31岁的“高龄”考取了中南矿冶学院,这好象也是当年我乡唯一一位中榜者,这给周围的学子以极大的振奋,让人们更加知道了高考是怎么回事。我们这个年级的几个有远见或家庭条件较好的同学,在最后一个学期纷纷从乡中学转到了县中学,而我也在此时向同学们放话说:谁要能借我十元钱,我保证考取中专;谁要能借我一百元钱,我保证考取大学。这是我真实的想法,但当然只是说说而已,并没真正向谁发出借钱的要求,也没向家里的大人提起过这事。我当时是真有把握的,我想如能有十元钱,我可以买些辅导材料,而有一百元钱则可象其他几个同学一样在最后一个学期转到县中学,这样定能实现我的“保证”。

  最后在七九年的高考中,我以282.5分的成绩考上中专(当时的大专分数线是290分),成为全乡唯一一位在本乡考场的中榜者,从而在当地“一夜成名”,几乎走到那里都有人指着我说:“这就是考上‘大学’的那个小孩,正是中了‘状元’了”,我也感到无比受用,他们大多不知道中专与大学的区别。我当时考得最好的一门课就是物理,75分;而平时考得很好的数学却因为上面所述的一些原因只考了56分,但不知是不是作为班主任的数学老师为了面子而故意搞的小动作,在我的成绩单上却写着数学66分,这让我发现总分与各科成绩的合计相差10分,为此还跑去县教育局查分,这才知道是数学“抄错了”分;化学则很差,只有42分,这与平时的成绩还是相符的;语文、政治都是五十几分;英语的考试则因为只是参考,竟然被学校取消,我觉得这是学校犯的一大错误,这实际上可能给我减少了一些机会。既是这样,老师、同学们和家长都为我感到高兴,我也根本没有要复读重新考取更好成绩的想法,这使我后来感到有点后悔。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