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海刘德贡

人民需要免予恐惧的自由和自强理性的自主,各民族各地区应当紧密联邦自治共和。

 
 
 

日志

 
 
关于我

不入主流,还防同化,崇尚自然,讲究环保,追求真实,向往自由,明理怀德,另类少礼。

网易考拉推荐

性格决定命运之五:十口之家(3)  

2008-03-07 09:50:56|  分类: 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母亲是个典型的农村妇女,有五姐妹,她是老大,生父死得很早,我们后来见到的外公是她的继父。在她八九岁时就被送给人家做童养媳,大概是在十七岁时又嫁给了我父亲,十九岁生下了我大哥,然后差不多每隔三年就生一个,男女相间,直到我五弟出生后,隔了四年又生下了我六弟我母亲比较要强,虽然身材不高,但农活不输于其他人,家务活也干得很利落。在我的印象中,除了在队上出工,家里的洗衣烧饭、缝缝补补和服伺我们六兄妹是她的重要工作,还有一项特别的工作就是为全家人做鞋。那时的农村,人们几乎不会买鞋穿,都是穿自家做的布鞋,家境好的买的也就是一双雨鞋和一双胶鞋。我母亲没读过书,靠的就是一双手和坚强的个性,她最大的不幸就是我父亲的意外早逝(正如前述,也有她疏忽大意的责任)和生了我们六个兔仔子,由于坐月子时保养得不好,身体落下不少后遗症。在我记忆中,我母亲除照顾我们的生活外对我们的心理和成长是不太关心的,而且重要事情她也作不了主。

我哥生为老大是吃了不少苦的。他读过六年书,学习成绩也很好。在他读初小时,经常带着我去学校,由于我两只眼睛可以快速轮流开闭,这成了我的“特异功能”表演项目,他的老师和同学都逗我玩,我每表演一次可赚得一张纸(并不是可写字的白纸),我很高兴做这样的交易,这是我最早的“收入”。因为这一“特异功能”,在有木工来我家做木工活时,我也学着师傅的样闭上一只眼来瞄那木料的曲直,于是大人们就叫我“木匠”,从此这一外号就伴随我成人。随着家里的负担加重,我哥不得不在十五岁中断了学业,加入务农行列,并且很快由于他的灵活和“有文化”被大队的会计看中,开始教他珠算和会计知识,接着就做了生产队会计,然后是大队会计。他人很聪明,会计做得好,后来被调到了公社办的矿粉厂做会计,本来这在当地是一个不错的差事,但后来实行分田大包干时由于担心分不到田以后不保险以及家里缺乏主劳力,他竟然忍痛放弃了加工厂的会计一职,回家重新务农,这可能是他后来很后悔的一件事。七五年我父亲去世时他也就十八岁,从那时开始就成为了家里的顶梁柱,为我完成学业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七九年我哥结婚,当年就生下第一个男孩,本来响应政府号召,办了独生证,但后来思虑再三,还是又生了第二个男孩。记得我父亲去世后的第二年,有次我跟我哥与队上的一队人马去十几里远的另一大队搞“园田化”,每个人都要扛很多东西,就是劳动工具和生活用品这些。我挑着一担东西走了一两里路就再也走不动了,我哥给我换了一些,就剩下一头一个装着衣物的木箱子另一头一床棉被中间一把锄头,但那锄头把硬邦邦的,两头的重量对我来说还是不轻(要知道两年后我也就一米四九,七十二斤),我说我挑不动,我哥不相信,撇下我就走了。我犹豫再三,还是丢下担子不管,空手跟在大部队后面走了。走了三四里路后,我哥才发现我没挑担子,一问气得火冒三丈,但还是强压住怒火,走回刚才的地方,挑来担子,再一次给我减压后才一起走去目的地。后来好多人讲起这事都说我哥好脾气。

我姐虽然比我大三岁,但与我同一年发蒙读书,成绩也不错,而且每天上学都要带上我妹和我五弟,回到家还要抓紧时间去打猪草。就是这样,读完两年书后,我父亲还是决定不再让她读书了,说是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其实更多的可能还是生活负担的考虑。我姐坚快不依,说是保证把弟妹带好并把猪草打好,便仍然跑去读书,我父亲就使用武力“镇压”,我姐哭呀求呀,仍无济于事,这成了我姐一生中的最大心结,至今不能释怀,我想这对她的一生影响很大,而最深的是心灵上的打击。失学后,她除了带弟妹、打猪草、挑水砍柴,漫漫地就成了一个全劳力。小时侯,我是不叫她姐姐的,都叫她的花名,直到我读高中时,有一天她去山上砍柴,天快黑了还没回来,我母亲要我去接她,当我接到她时见到她筋疲力尽地扛着一根大树,我陡然升起一股敬意,从此才称她为“姐姐”。

我妹从小就是个乖巧的女孩,虽然也只读了三年书,但因为“幸运地”比我姐多读了一年,从而心里没有什么怨言,也就少了一些“麻烦”,再说我父亲去世后,更加没得说的了,十一岁就缀学在家,重复我姐的路。我妹做事其实没我姐利索能干,但踏实,也能吃苦,脾气也要好,有耐心,所以受的打击也就比我姐少,这些性格可能在后来的人生路上给她带来了一些好处。

我五弟从小身子很瘦,人称“干根”,书读到初二,还差一个学期毕业,但那时我嫂子经常吵着要分家,三天两头地闹,这使他不能忍受,于是决定放弃学业,顶起半个家,与我妹带着我妈跟我哥嫂分开过了,我哥嫂则很不情愿但又没有办法地带着我爷爷过,因当时我姐已出嫁我一人在外。自从分家后,我五弟表现出一股“牛脾气”,要全力顶起一个家,于是什么农活都得干,听说开始不会犁田耙田,他就硬着头皮上,跟牛和犁耙较量起来了,我妈站在田梗上急得哭。好在虽瘦但当时已长了一些个子,在人与牛的“较量”中他竟然胜出,很快把犁耙的活学会了,村里的人们无不竖起拇指夸他能干。没两年竟然当起生产队长来了。

我六弟是在我母亲做了一次人流后再生的,起名“得烦”,意为并不想要的麻烦。,小时侯我最喜欢他,人人都说他聪明可爱,我父亲去世时他不到四岁,因为宗族观念和生活所迫,第二年在我祖父“老家”姑婆的安排下,过继给了我祖父的侄子,“回宗”到了杨家。去了杨家后,环境变了,人的性格也变了,读书不用功,初中一年级读了三次还是缀学了,还染上一些不良习惯,自我认知出现严重问题,这从他的眼睛看人的神情可以看出来,是一种不敢正视、躲躲闪闪的目光,我觉得这给他的一生带来了重大影响。我觉得人在没有血缘关系的环境下成长,如果没有大智大德的关照是很难健康成长的,这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