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海刘德贡

人民需要免予恐惧的自由和自强理性的自主,各民族各地区应当紧密联邦自治共和。

 
 
 

日志

 
 
关于我

不入主流,还防同化,崇尚自然,讲究环保,追求真实,向往自由,明理怀德,另类少礼。

网易考拉推荐

莫非外星人来袭?  

2008-03-07 15:01:46|  分类: 世事纵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易博客上有个昵称为“lianhuaxiaofo”的博友,真实姓名Steve Zhang,离异,其自我介绍如下:

我是一个MBA,曾经任职财富五百大公司的物流经理,历任香港上市公司、美国上市公司、新加坡上市公司的部门经理。做好面对任何事情的准备。为了替我老母亲复仇,为了我心爱的儿子能有成长的自由和尊严,为了我自己的尊严和自由,我愿意面对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如果我坐牢了,或者死了,我的良心就可以平静了。所以我买了六十万的人寿保险,足以让我儿子成长和自立了。

  他有一个“主要事实Main Truth”的日志分类,统计数字表明有12篇文章,但实际上有几篇是重复的,看后让人摸不着头脑,好象是科幻小说,又象是真实故事,还有点...我们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一篇题为“What kind of conspiracy is this?”的长篇英文日志让人得看半个钟头。很长,略。

7月30日第一篇日志“天理何在?人性何在?”在10月又一次上传:

我六十岁的老母亲被害得癌症,只剩下三个月寿命的时候,她每天被骚扰,无法睡觉,她对我说:“我要告诉你让你提防,但我无法告诉你是谁,否则你一定会同他们拼命。”。在我儿子三岁的时候,他也被骚扰得无法安静入睡。天理何在?良心何在?我贴在国内的所有帖子和博客都被马上全部删除掉了,为什么?(按:这里不是没删吗?)你们怕什么?请审视你们自己的良心!如果我这样对付你们的亲生母亲,(按:到底是怎样对付,不得而知)你们会怎么样?每个人都有父母的,都是父母亲生的,难道你们不是?难道你们都是畜牲?

7月31日一篇“这是电脑的后门吗?”的日志让人觉得他对电脑应该有很深的了解:

发现我的电脑被控制,因为鼠标会自己移动、操作,而且有些文件夹我进不去,即使用“Administrator”账户的时候,即使是不在线的时候也这样。但是我没有装无线网卡,于是到处查资料,最后发现主板支持红外传输功能,但是我根本没有装红外适配器。但是我的机器是联想家悦的,Bios设定里面没有红外功能,黑客是肯定的,但是不在线的时候他还是可以控制我。他在我硬盘做了一个隐藏分区。我高格、低格都做过无数次了,装了三个硬盘、加了声卡、视频卡、网卡,没用,他可以在我装系统的时候加入很多dll文件,然后装好系统就可以马上控制我,有大半年了,他用了无线传输技术、虚拟intranet技术、远程虚拟技术和线程注入技术.我没装无线网卡和红外适配器,为什么他可以无线登陆我的电脑呢?而且他居然可以改我的CMOS设置。我设置成光驱启动,他可以改成软驱启动(或者USB硬盘),然后虚拟一个软驱(用隐藏分区里面的程序),然后再带动我的光驱启动,这样完全控制我的电脑。

他在我的电脑虚拟了一个网卡、一个监视器,甚至虚拟一个硬盘,都是PNP Mode的。可以看到我的屏幕,可以控制我。我跟他玩了好久了,曾经把主板拆剩CPU,再重新装回去,跳线、放电都试过了,没用,只把一些虚拟的硬件去掉了,始终无法隔断他的传输。望高度专业的人士伸手拉兄弟一把。即使我买一块新主板换掉了也不会有用。而且我发现他可以遥控几乎一切发射红外线的东西,如电视、空调、风扇的遥控器和手机。我发现很多蓝牙的值在我的注册表里面,如果是蓝牙连接有什么特点?望专家指教,万谢。各位老兄,我的网线早拔了,要是他通过互联网来搞我就当他是菜鸟了。是不在线的时候发生的!我的电脑是联想家悦,KM400-M2主板,板载网卡,没有无线功能。我查过主板手册了,唯一无线功能是支持Irfrared功能,而且要装适配器才能工作,我根本就没加,甚至没找到红外支持的五根针,他象鬼一样。我最早是这样发现问题的。我以安全模式的Administrator账户进入系统,然后逐个文件夹查找,在System Volume Information文件夹提示我没有进入的权限,但是这个文件夹我以前进入过无数次,从来不需要特殊权限的。于是我修改了这个文件夹的权限,发现了RemoteControlMonpoint和tracking两个文件和Restore文件夹,但是我早已经禁用了系统的SystemRestore功能,这些文件都不该存在。于是我将整个文件夹删除,但是过一阵又重新出现了,于是再删再现,无数次重复。还有我用好像是Ontcome(具体名字我忘了)之类程序查看文件夹。看到Recycler文件夹时,发现了数百兆的程序文件和记录我所有操作的文件,于是我全部删除,但下次登陆又出现了。正常的回收站文件夹应该是Recycled,但这个文件夹叫做Recycler。这些情况都发生在我拔出网线的时候,因此肯定有人使用无线连接我的电脑,对吧?然后我打开我的Cmos设置,发现有一些改动。如:我没有装软驱,所以A、B盘都设为None,但是被改成A盘是1.4M的软驱或者USD HDD。第一启动选择被改为Floopy(或者USB HDD)Report to WIN No FDC被改成No。然后FDC被改成Enable。我全部重新修改,但下次开机再进去,又被全部改过来了。然后我用硬盘查看程序(SmartDisk),硬盘的0磁道0柱头有两个无法进入也无法修改的隐藏分区。我推理这些分区被做成虚拟的软驱,然后从那里启动,再带动我的C盘启动,就可以控制我了。我装过98、ME、XP、2003、Ghost-XP都摆脱不了。我是硕士,曾任职500强公司部门经理,对编新闻没有兴趣。也不想出名,更不需要借此混饭吃。一键恢复用过好多次了,毫无用处。不过我从来没有系统地学过电脑,但是我买和玩了PC十多年了。在装好系统后我用Everrest查看,发现PNP Mode的鼠标、键盘及全套硬件,等于他在我电脑上完整虚拟了另一个电脑。换主板也没用,我发现我的好几个朋友都有同样的问题,包括两台戴尔,两台联想和两台自装机,问题一摸一样。有可能是某机构发现了电脑硬件的一个后门吗?每次我做分区和格式化的时候,他都会预留2G左右的空间,我推测他在做另一个操作系统,然后就可以完全控制我的电脑了

我换过六块硬盘,现在机里面有三块。我会试一下装其他系统,不过我已经争取回来大多数权限了。哈哈!也许不是红外线,因为我将整台电脑用被子包起来,照样不行。但我确实没装无线网卡!!!而且每次重装系统我都改电脑名改IP,装过卡巴、金山2006、Norton、买咖啡,都不行。相信很多朋友都有这问题,只是你们没发现而已,试试查查看吧。那些语带嘲讽,说话没有教养的人(按:可能是指看了他的文章后不以为然的人)大概就是卑鄙地盯着别人的电脑妄图从中取利的家伙吧。废话没有用的!!

我怀疑这就是某些正规机构干的,但是在下平生没有犯过法,对政治也毫无参与的兴趣!!!!如果这就是故意留的后门,解释就呼之欲出了。

7月31日另一篇日志“他们的另外一项杀手锏-声音”,更让人如读科幻小说:

其实他们用得最多,最不可思议的技术,就是他们对于声音使用的方法。这十年,我搬了四次家,每一次都会因为声音问题与邻居产生纠纷。而且我们全家(其实是分开的四家)都有同样的问题,而据我观察,有很多家庭看电视或听音响的声音比我们都大很多,却完全没有这样的问题(按:是指被人指责噪声大扰民)。即使将声音降到几乎听不见的水平仍然纠纷不断。因此,多年来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按:是不是他们自己听觉与人不同呢?)

直到最近,才真相大白。声音,是他们使用得最多的一件利器。而且其应用技术水平之高超,远远超出一般的常识范围,不是亲身经历,我也绝对是不肯相信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声音的传送肯定是双向的,如果邻居能够听见我们看电视听音响的声音,那么我肯定也能够听见他们的(按:除非他的听觉有问题),因为他们开的也不太小声,谁知道,却有这样的技术存在。

上两个月,有一次我在家里洗衣服,同时也在看电视。大概是他们有需要引开我的注意力,我总是听见房间里面有流水的声音,我反复进房间查看,但是我房间里面根本就没有水管,何来水声?反复几次以后,终于恍然大悟:又是他们的技术。(按:我对其描述的诚意没有半点怀疑,但会不会其本身存在听觉紊乱呢?)

他们有一种单向的传音技术,可以将远处的声音传到近处,或者相反,而且可以是看起来似乎是凭空的、看不到传声的工具的。传输的准确程度,远不是那些演唱会之类的能比,他们可以将某一点的声音准确传到另外一点,而其他人却听不见。(按:现实当中存在这样的技术吗?如果有,可能还属于国家机密吧。)确实神乎其技,不可思议,但确实百分之一百是真实的。因为他们需要将我调开,所以就能够将我的阳台上的洗衣机的入水声传到房间,让我反复进去查看。也因为他们有这项技术,我们的邻居在我们以很小音量看电视的时候却能够清楚听见,足以造成滋扰。也因为这项技术,当我同他们斗得厉害的时候(按:不知是指什么),我平时听不见的电梯房的噪音能够准确地传到我的卧室。而且可以调整音量,看他们的需要而定。这个当真令我佩服得很。还有更加不可思议的。他们能够将数十米外的声音准确地传送到我一个人的耳朵。有几天,在斗争激烈的时候,我坐在靠马路的窗口乘凉(按:有这样斗争的吗?),数十米外的汽车声音在我耳朵轰鸣,声音居然比坐在马路中间还要响!!

有一次深夜,我看完儿子后回家。由于他们的滋扰加上母亲的仇恨令我非常愤怒,我发短信与几个朋友对话,声明一定会斗到底,即使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这时,我身边的空气中竟然凭空炮声隆隆,如同无数炮弹在我身边炸响!!就在空气里面,当然这时是深夜,旁边没有任何人。但是你可以想象,哪怕我的神经稍不强韧,在这一刻足以让我发疯。可惜他们遇见的是我,多年的磨练,我已经处变不惊。因此我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但对这样的技术确实觉得不可思议!!此后同样的方法他们还用过两次,只是更加只能让我一噱。

各位不必怀疑我的神智,在同一段时间,我通过了作业论文和考试,拿到了我的硕士学位。这足以证明我不但神智清醒,而且能够冷静地处理所有的问题。我想做的,是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这些被用来迫害守法公民的技术,将这些阴暗的老鼠曝光,这样他们就会丧失害人的能力(按:“他们”到底是谁?为什么总跟作者过不去,令人费解)。我希望得到所有网友的支持,我们的昨天、今天,有可能是你们的明天,也许就在今天有许许多多的人在经受同样的迫害,只是他们还蒙在鼓里。我们一起来帮帮他们吧!!!

7月31日“对事实真相的推测”一文仍让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经我的反复推敲,对贱狗们行为的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们在进行一项高级别的实验,而我们恰巧不幸成为了实验品(按:这可非同小可,有必要报案呀,总不会是我国的国家安全局所为吧?!)。否则,我根本无法解释这些大机构花费十多年的时间,无数的资金、人力、技术对我们全家进行跟踪、迫害。我们没有这样的价值,我们不是大富、不是要人,更没有参加任何政治活动。十年来,每天都有人出现在我的左右,暗示我是如何的不好,如何令人不齿,大多数人我根本就无一面之识。开始,我是采取对抗的心理,因为我自觉虽非好人,但绝对与人无伤。我一生正直做人,捐助过贫困儿童学费,多次捐过血,敬老爱幼,拼命读书工作,固然脾气不好,但绝对没有理由引起这么多人的恶感,何况大多数这些家伙根本就不认识我(按:是不是自我想象,事实并不是这样)。随着时间过去,这种现象一直持续着,直到最近我才彻底明白,一切都是同一个机构所为。包括先进的电脑技术、声控技术,我身边长时间卧伏的至少十个人。无论我去到什么地方,甚至外出旅游,都会有同一个机构委派的人士跟踪、骚扰。

平心而论,监控我的电脑的技术还是相当先进的,器械肯定价值不菲,运行费用绝对不低,工作人员的费用肯定也是很高的。我不是比尔盖茨,更不是本拉登,何必花费如此资金、人力、技术来对付?这十多年所花费的资源,有十分之一就足够不露痕迹地杀死我们全家十次了,这笔帐他们不至于白痴到算不出来。(按:这样的分析确实很理性)那么,这一切会是我的错觉吗?幻觉?经过认真的评估,我是否定的。这两年,我对自己的工作业绩的评价是非常出色,我所领导的部门在公司数次重组和大型管理系统上线的过程中,以非常少的人力做出了出色的成绩。同时在这两年我还兼顾繁重的学业,取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我不仅要阅读大量的书籍,还要写近十万字的作业,大多数是论文,要参加考试,同时几乎每天加班(按:正因为如此,可能精神压力大到出问题的程度)。如果我的神经有问题,是绝不可能做到的。要做到这些,我必须非常冷静、专注、执着。因此,我的精神状态的正常绝对是可以肯定的(按:这还得专业人士鉴定)。因此,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我们在没有被告知的情况下,被拖入了一场秘密的实验。所有的这些闻所未闻的、先进的技术的使用,就是注脚。

现在,他们已经将主要的目标转到了我的儿子,因为我已经不是主要目标了,所有一切的手段对我已经完全没有作用了。还有我们家的其他的下一代。如果我所推测的是事实――其实我也得到一些暗示,表明我的推测是正确的,那么我们的人权何在?(这篇日志完全是一个具有较高专业知识水平和科技想象力的人所写,但下面的一篇文章就会让读者大跌眼镜。)

一篇“What kind of conspiracy is this ”的英文日志再一次贴出来:(略)

7月31日一连发了几篇日志,其中“用GOOGLE翻译的主文章”还是让人莫明其妙: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在我居住的中国第三大城市,我觉得他们这帮家伙就住在我楼上,因为那些家伙说,他一直看电视同太大体积和数量,只是扰乱他们的正常生活。而那些家伙却懒得去讨论问题,我只是停留面粉(我的顶板),龃龉,甚至当我推辞量这么低,我几乎可以听到声音,是完全不合理的。然后出现了打架事件,我和超过10人。这是近5年前,然后,我买下了一栋公寓,花药区搬进差不多四年前。不料,事情又与另一场斗争。我实在无法理解的一切,因为我也听到了不少声音听起来左右时,周围的邻居打开,敲门砖,但决不是一个单一的纠纷等。而最重要的,我听不到任何声音,从我家打了,当大门被关闭,但他们老是抱怨噪音过大,同时这是完全不合理的,因为必须健全旅游双重方式,在噪音出去,它必须在上述同一时间举行,当那些发生打架再拖,每周围邻居似乎知道纠纷和记恨,我没有任何身体刚刚吸到跟我,任何资料,我离婚之后大约半年前搬回区,我以前是住在一个公寓,附近的一个旧,还是同样的事情,与所有的抱怨,谩骂与仇恨再次发生时,我几乎从未开启我的电视机,除了这些基本的东西,当我来到我的两个哥哥的家分开,我发现同样的问题打扰他们不少多年了。但两人的家庭是大胆谈论这一切,也是同样的情况,当我来到我前妻的家中,我以前是住,然后告诉我,对我的母亲死于10年前,刚刚半年前,她被发现患有肺癌,告诉她的每一个部分,她是在一个挺好的,然后在半年后,她已死亡.。使用Times New Roman。这些年来,当所有这些纠纷发生后,敝人也不能睡觉,因为床是摇,指有些家伙的操作,我被惊醒了。这些行动为4或5倍,每晚,我可能会找到阵痛与部分我的身体说我的胸部、手部或耳或任何部分,没有任何理由,当我吵起来,与前妻或任何一位家庭成员,什么都对这些纠纷或什么可能任何对面家伙可能不喜欢。当我碰上部分我的身体,呼吁一些痛苦的感觉,旧的痛苦感觉就会死亡。我猜想他或她可能感到的痛苦,当我这样做,使他或她阻止他的行动,当我告诉儿子,只是近9时,我他告诉我,其实,这是困扰他一段时间,而当他做着同样的事情像地雷,他得到相同的效果。另外,我一直在不断变化,我不断地工作,不是因为我自己愿意。我为一家美国上市化工公司,新加坡上市的食品公司,一个财富500强欧洲化学公司和一家上市的香港贸易公司,仓库主管,仓库经理和物流经理。在每一家公司,我这是一个很成功的职业,但我不得不离开,因为在每家公司,我讨厌不合理的,甚至那些家伙,我从来没有处理,或许,他们愿意做任何事情,他们可以伤害我,或把我赶出,当我作一个链条,所有这些东西,我认识到我们所面临的威胁和武力的大机构与极端力量! ! 十几年我的家庭成员,只是一直在欺骗我,所有这些都只是我的想象,不是真实的,因为他们知道我还不错,我绝不会交出任何一方时,我知道什么是事实。但我的大哥是一位才华横溢,一次成功的政府官员人民遭受生意失败,而失业超过五年,我的第二个哥哥已经有许多嗜睡白天由于缺乏有效的失眠夜几乎失去了工作进行了多次讨论,我可以料定,我的母亲得到肺癌,因为她担心儿子和,她不敢告诉我真相,她不能有良好的睡眠和毒打多方面的,所以总是一个坏的忧虑,心情,这使她的生病和死亡,随着时间的推移,只是骚乱蔓延到我们的下一代,我的第二个侄女随低效嗜睡,然后得到的坏纪录,在她的考试和沉重体,还我的儿子,我能感觉床在摇晃他的身体,无论哪一部分的床,他的举动,动摇将保持准确的人,他的是更多的暴力,由于缺乏良好的嗜睡,他越不礼貌在学校得到了不少投诉老师,除了这些,我也承认,该机构对我们有很多的技术武器来对付我们,这是远远超出我们想象力。当我离婚,离开我的公寓用来居住,与前妻和儿子,我租了公寓附近哪里,我住在我母亲和我的第二个哥哥在旧天,然后我发现自己完全控制之下,sonofabitch机构,每一个家庭,我周围的人反对我,人人悄悄话坏一下,我喊出来投诉,甚至当我的TV量很低,费尔霍夫生命楼上打他的理由,所有我家电力电器被淘汰工作,我只好买每更换,我的厕所打不开时,我没有什么反对的,他们看我的每一刻,听到的每一个字,我小声以此自勉,有一天,当我厕所出不来,我只是试图与那些sonsofbithches地说::“我如何能想象有人喜欢,你可以做这件事廉价的,而作为一个专业的人都喜欢你,这意味着廉价和发挥这种事厕所!你无耻?”,那么所有的水和肮脏的东西,在厕所刚流出在一秒钟,这是可笑的,也证明我国最低小声能够听到他们这样做是为了扰乱我劳动人民不为可耻的institution.additionally一天,我大哥给了我一些电脑零件,如声卡和视卡我把它们一个胶袋,并在桌子下,我国空调新买的,经过10分钟,我打算在床上刚刚此外,一些水刚好跌至权的角度说,袋子企图破坏这些零件,我搭上了我的脚把它拿走,仅在59分\节省零件和权利这一刻滴水停止,而没有再次发生,什么样的技术呢?看来应该只有在上帝的能力,并几次我的热水器坏了工作,并且消耗了大量的水,我只是怀疑,并试图对他们说:“这是行不通的,不打扰我有点可言,它只是笑”那只是永不重演,不是一个单一事件! ! 除了控制人体电流,家用电器,什么是最可怕的是,他们可以控制的声音!屋面为准,我在他们可以作出听起来像是"跳车"的权利,我的头部没有让任何其他费尔霍夫的通知,甚至没有在任何顶板我,只在空中,有一天我送一些愤怒的短讯说,要抵制他们对我的一生,在一个公共汽车站,他们提出一些听起来像是一个只打雷在空中,“碰! 碰!”当我坐在沙发旁边的窗口,响的马路上的车辆以外一百米处的伤口来我的耳朵像雷声大,最后只要我坐在那里,当时我知道真相的原因,我的邻居都憎恨我这么多,他们可以通过声,我的电视机和对讲任何他们想要让自己的声音来我认为既然他们有这样一个先进的技术控制声音,这些邻国可能只认得声音是来自我完全不知道这背后,而他们可能赚钱帮助他的邻居对我而言,这解释了为什么那些打斗发生,或者这只是一些方法,使我们的家庭成员受害! ! 所有这些已尽了我的神经,以至于,我不害怕任何事情,甚至当我面临最大的巨人! ! 但最重要的发现矿井这整整一年,是自己的电脑技术! ! 半年后,我一直在处理自己的黑客。我知道我的电脑被攻破无Internet连接。这是一个无线遥控器无任何无线功能部件在我的电脑! ! ! 我不断检查自己的方法做。通过互联网多了整整一个月,他们的研究方法,改变每个设定我的PC和被证明是徒劳的,这是一个没有发现或保存秘密法,对整个世界开放。其实,我找到了六个PC机拥有的是我们的家人都在同样的条件下,包括两个主要销售的品牌PC机,在两三次主要销售的品牌PC机和两个自我安装,我的PC机是一个典型的第三,目前大部分品牌PC机在世界上本地的品牌,而吞下一个更大的一部分,另一个更为知名品牌也许在两年前,我的学习手册的PC机和主板的一个字,发现没有一个单一的部分与任何无线通讯功能,如无线局域网控制器或适配器,特大主板支持红外功能,但并不是一个附加适配器。我试图向套件与PC同一条毯子和发现它无法阻止他们,所以这不是红外,因为这是不可能的红外透过厚厚的毛毯。最先进的方法,你永远无法想象的是,他们甚至可以控制我的BIOS (或CMO )的! ! 他们可以改变一些设置,如第一启动装置,而相对的软盘,我觉得他们几乎安装软盘就我的硬盘或他们开始和我的C驱动,从虚拟阵线.,因此,他们可以控制我的电脑,在此基础上,他们虚拟了一整套PC在我的硬盘上的协处理器,即插即用鼠标,键盘,等方法,以查明是否是为了进入通过XP的安全模式。你选择账户管理人(只显示模式),打开资源Explorer中,然后,选择显示所有的系统文件夹,并勾选隐藏受保护的系统文件,单击显示所有文件,然后你就会发现该文件夹系统的体积信息(不应存在,如果你选择关闭 系统恢复功能),如果你可以进入该文件夹自由,恭喜你,你有自由,如果没有,对不起,你所攻破。其次,你可以使用程序的总指挥官,以查看该文件夹的再造(或再循环),大多数的文件,包括程序和文件都放在那里。有两种方法可以选择,使他们大都当你没有连接到互联网,首先,你要选择禁用第一开机装置,并开始启动,从第二位,而最重要的,你要选择汽车,让PC机来侦测是否有连接到所有4个或6个的IDE连接尚余或者他们将能够虚拟硬盘到这一点。如果有一个硬盘,选择该纲领的接入方式,他们通常会预留5 8M机的硬盘数量将他们的文件,当您创建的间隔,第二,因此,你应该使用的工具提供的硬盘制造商划分硬盘,并尝试不留下一个单字节离去,然后你应该选择开机从你的光盘,以期划分,使用智能磁盘,如果您能,如果你看到几个MB的空间,在原始状态,利用该文件改变隔墙一些很旧,很少用格式说BBS或一些事。然后他们将无法虚拟划分为使用,此外,你必须使用配额功能的财产分割你的,严格的配额功能,以1 kb为每个用户设立一个限额吧,这将会使他们免受大部分的控制功能,但由于方面仍然存在,我们还没有彻底完成,我可以控制我的PC机大多经过一整年的战斗和学习,我赢了也许是最先进的黑客的世界?我的裸露的手和从未在教室里为PC ? 我不知道,但我能做的大多数事情,我想现在. 现在我所面临的问题的报复母亲的死亡和保护我们的孩子. 我如何能找到办法,以赢? 这是唯一的办法,我可以用,因为我没有任何证据来报警或 政府的帮助. 我不认为他们是替政府工作的,因为我们的家人参与任何政党或行动或犯法引起这么大的问题. 我认为他们的真正目的就是钱,他们所邀请的一个或几个,意味着敌人 我们一个家庭成员. 他们都不发明这些技术只是为了扰乱了我们全家. 这未免太昂贵,而且他们是不会愚蠢到这样做. 因此,也许有数万人在世界各地都饱受其操作和不懂事情的背后,甚至发生伤害的来临. 如果你觉得什么类似的,尝试一些自己的方法来确定, 我会公布我的电子邮件后,我也真正以后进行. 让我们共同的感受和争取我们的自由和未来. 其实他们留下证据到处当他们正在想分享的桌面我的电脑有很多人, 但这些人肯定不敢谈压力下. 但如果它是一个机关党的工作,事情却完全不同. 我每次来后,任何一个小信息网 他们会跟我邮寄了很多东西冒充有不同的人. 他们会说我是一个大说谎或草包或一些. 请看我的话,和他们彻底的,但做出自己的判断. 我四十. 我有一个9岁的儿子. 我本人获得MBA学位于明年一月以来,我已通过所有考试. 我以前是一名物流公司经理到了世界财富500强的欧洲公司和一间上市的香港公司. 我赚二十万一年是相当一笔在中国. 我愚蠢到风险,我的整个前途,也是我的儿子,以撒谎或笑话 这样? 我花了两整天来写,而我的时间是很珍惜我. 既然我已经安装了这么多次,我才明白整个真相, 我只抢到什么我可以帮助自己. 我曾经看过一些秘密和敏感信息,从正规公开( 100人)的文件和储存这些文件 我的磁盘. 他们以此为借口控制我的电脑,但我可以告诉他们都开始之前很久. 对于那些已经找到了,请让我们分享信息. 如果你不小心,就忽视了所有这一切. 但是,如果你不小心,一些善良的人被围困了十多年,并受到3 几代人,请给予你的帮助,无论是什么. 神看,你相信我. 它几乎已经十倍,我的梦想将会发生什么,一切真正发生过. 我注定做这些,因为这是来自上帝的(中国神还是西方神) 愿. 信任我,你会相信上帝在同一时间. 我随时可以付诸监狱或医院声称要出我的想法. 如果是我的命运,我都会接受. 这是更为艰难和痛苦,当我知道真相的妈妈已经死了,那些害行动 对我们的孩子做什么. 我来给我的整个生涯,也是我的生命. 我一定会冒这个险. 我的电子邮件地址是: wave_learner@163.com(按:这肯定不是输入错误,错乱中你仍然可以看到与此前我们看到的内容有紧密的联系,我相信这是精神科专家可以借鉴的信息)。

8月8日“Frightening information惊世骇俗的信息”让读者觉得他又回到了另一种状态,其英文水平决非一般,上面省略的两篇英文日志更是长篇大论:

I have been think about wether I should write this artible for quite some days. This maybe too frightening information. But all my articles are frightening. Quite a lot people believe me, some not. Therefore, those people who believe my real story will believe me, and those who don't won't. Then I should write every piece of the story. Believe it or not, it is your choice, not my. Actually I have prove the reality of my story by those dump pictures. But most people don't understand the information beneath the pictures. They might need to ask some professionals for testifying. But maybe they don't bother to do it. Almost every piece of my story is beyond comon sense. So I just let it be.

They may have been hurting tens of thousand of people in this country or this world. Since I maybe the first one who realize the truth, maybe it is my responsibility to convince all the victims.

I found the truth almost for a month that they can read the thoughts in my brain and do something to correct them. And also they can create some thoughts in my brain or my son, or maybe anybody.

I am a buhhdist, and I pay respect to buhhda. But whenever I look at a picture or sculpture of buhhda, there will be a lot of bad words aroused in my mind. Then I almost dare not to watch those pictures or statute. There are hundreds of feeling of afriaid aroused in my mind everyday. I just don't understand the reason because I have been a brave guy in my life. And I have to fight with my own feeling everyday. It is extremely difficult for me to do that.

Finally I realized the truth. It is the cheap beasts who gave me all these feelings.

How did I realized this? How can I be so sure of it? Because they wanted me know by meaning. They want to frighten me, to stop me from creating tens of blogs to expose all their secret.

When I thougnt about the bad things about them, or thought about strategies fighting them, they will scared me by knocking the walls of my room. These happened for so many times that I finally realized the truth. If all these have not repeatedly happend for so many times, I will never believe some kind of device will affect human brain.

It is really human common sense. But why not? Actually almost everything they did was beyond common sense. This is what we are disturbed for so many years, for experiment of those most advanced devices.

I have been thinking whether to expose this. People may regard me as an insane man. And people regard me an insane man even they believe what I wrote. Since this is their country, and they can control almost everything.

But this is also my country, my land, my people. I konw they want to expel me abroad. But I will choose to fight. Whatever weapon I will have to use or whatever they will do to me. I will fight.

What is the diffrence between human and cheap beats? I think human should understand what is right or wrong. And there are noble things within human beings.

Thus I call them cheap beasts.

我思考了很久,究竟我是不是该写这一篇文章,因为该信息太过于惊世骇俗了。但是想想,其实我的哪一篇文章不是惊世骇俗的呢?有些人会说是我的幻觉,这是比较可笑的,因为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相信我,因为以我的身份学历不需要靠网络来混饭吃。我应该是极为忙碌于工作。而且我还想读一个法律的硕士学位,一个软件的硕士学位,还有一个工商管理的博士学位,我的母校肯定会接受我继续深造的。

我的儿子很顽皮,但是我极为享受同他一起的生活,时刻向他灌输各类的知识和思想。

我根本就没有陪一帮如此下贱的败类玩游戏。所以,清者自清,其实如果我在国外的网站发帖子,他们会马上跟帖很多,而且是以不同的用户名,对我的文章百般诋毁。我知道其实有很多就是他们的人在迷惑我,一个人可以注册很多网名,于是可以装扮出很多人的样子。

信与不信,各位看官自己选择好了,我控制不了的。

我发现他们可以影响人的思维,首先能够读到人的思维。这样说肯定是惊世骇俗的,因为关于脑电波仪器之类的东西,已经传说了数十年,但是大多数人都会不相信的。之前我也不信(按:这些分析往往接近前沿科技)。

其实,这是他们主动告诉我的,或者说主动用一些特别的方式告诉我。因为我在网上的工作已经给他们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而且我已经向政府的所有部门,包括公安部,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及中共的大多数部门。还有很多国外的政府机构,还有很多国内外的新闻机构,相信已经造成了相当的影响。否则他们不会将这样的核心机密故意通知我,他们不想让我知道的话,我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

所以可以肯定地说,小狗狗们已经开始狗急跳墙了。虽然他们极力否认这一点,仍然扮作强大无比,无论我做什么东西都毫无用处的样子,但是我启是几条小狗狗能够欺骗得了的。

我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最近当我想到一些对付他们的策略的时候,或者在心里咒骂他们的时候,他们会用敲墙或者弄出其他声音的办法来回应,而且屡屡如此。到最后我终于明白他们是可以读到我大脑里面的思维的。于是我又再确认,我故意在心里用很恶毒的话咒骂他们,每次他们都能够准确地回应。于是这一点可以完全证明了。于是我开始留意自己大脑里的思维,终于发现了他们施加影响的痕迹。

首先,他们一直在干扰我信佛教,他们不希望我学佛。因为学佛能够让我接近无我的境界,也就更加不害怕他们,继续同他们斗。要知道,他们最大的利益当然是我乖乖地任他们摆弄,包括我的儿子。于是每次我读佛书和观看佛像的时候,大脑里面会出现很多呵佛骂祖的念头,会有很恶毒的话来呵斥佛祖。我一直以为这是我的宿孽,于是基本上不敢观看佛像,甚至一些普通的佛菩萨的任何造像。然后努力修为。还有就是很多普通的声音会对我造成很深的影响,我会害怕与人相处,甚至有相当长的时间不愿意上班,因为似乎每一个人都对我不利,这些声音会令我的心大跳几下。最后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通过服用一些药物,我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最近又出现了。

还有就是我的儿子,他是最信服我的,最爱我的,也是我的最爱。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他居然会说出极为大人的问题,说一些绝对不是9岁孩子懂的话来打击我,于是我明白这些话是小狗狗们塞到他脑袋里面的。对于我来说,这一点已经是绝对确认的事情了。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我的身边永远都有人敌视我,有几年时间对我造成很大的心理问题。但是基本上没有能够影响我的工作或生活,因为我本身是一个极强悍的人,我非常努力地同这些负面想法对抗。

借助佛的力量,我基本上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可以想见,这些下贱的走狗曾经害过无数的人,我必须揭露这个真相。因为我知道得太多,他们想把我逼出中国,有很多所谓网友都这样劝我,但是我知道这是小狗狗的工作成绩。对不起,这是我的国家,我的土地,我的家园,没有任何人可以逼我出去。否则的话,让我们斗争吧。我已经建立了大约十个博客,有至少十万个读者读过我的文章(按:他确实还用另一个用户名写了博客,并加我为好友)。我知道他们可以改变统计数字,将我的博客的访问数据改到很小,但是我也很清楚,实际上的数量的非常庞大的。这也是他们不敢对我使用暴力的原因之一。现在我每天工作至少十个小时,几个月内我可以建立上百个博客,然后我会继续我的举报工作,将这件事情传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至于我自己的结局,我已经完全不在意了,疯人院、监狱甚至地狱都无所谓。(按:又回到了前面的状态,我想这是精神科医生难得的资料。从作者的话语中,我再一次觉得“世界上的知识是无穷的,以有限的生命去吸取无限的知识,到头来可能是得不偿失的。”,我经常对我的女儿说:企图偷窥上帝秘密的人是会被上帝惩罚的,霍金就是那样。书不是读得越多越好啊!)

8月8日“抢救回来的关键文章-贱狗的电脑入侵技术”又一次说明他对电脑的痴迷:

他们最敝帚自珍的是他们的电脑监控技术,说实话,我破不了,破得了也没有用,因为这绝对不是纯电脑技术,关键的是他们的职业特权决定了这一点。

首先,他们肯定在我的主板内植了一个红外线接收器。我的主板是没有这个东西的,但是支持这项功能。接收器必须另装,理论上必须伸出机箱,但如果发射器功率够强的话,就不必要了。我为什么这么肯定呢?因为有一天我回家,看到Bios设置的密码没有了,所有的Cmos设置也没有了。这项改变绝不可能遥距完成,即使Intel或者Microsoft也不可能,因为要做主板放电的。要跳线,就是说打开机箱,将Cmos设置的保存的三根针中间的连接帽的两根断开,再连接上另两根,然后再重新接回去。所以他们肯定进了我的家,然后再做的。既然可以进入我的屋子,那就无事不可为了。我的主板是VIA的KM400-M2,是 OEM的,公开发售的只是KM400。我在网上能够找到的只有KM400的说明书,其图纸与我的主板差别甚大,所以无法拆除。理论上换一个主板可以解决问题,但是毕竟需要时间和心境。而且既然他们能进屋,就可做的事情太多了,防不胜防。鉴于他们的职业特权,进屋也许并不太难,我前几天一张重要的工具软件光盘就不翼而飞了,好好地放在CD簿里面,几乎天天用的,不可能不见的,所以不言自明。另外,我们的一位成员家中的电脑因为她的电脑技术被看不起,直接将红外线接收器的驱程装在电脑里面了,哈哈,被我看到了。

他们的发射器肯定是强大的,但是一般放在我隔壁的就是说屋内的并不是功率太强。因为每次我将电脑做物理隔离时,比如用东西包起来的时候,他们就不得不咚咚咚地跑上楼开楼顶的大功率发射器,马上就能听到噪音。大概那台机器噪音太大,或者体积太大,放在家里面用的话,满世界都听到了,目标太明显。

有了这个连接,他们改了我的Cmos设置,设成缺省从Floppy Disk启动,就是在我的硬盘上面隔开一个秘密分区,然后设置成虚拟的软盘,从那里启动我的Windows。或者这个Floppy Disk 设置在他的电脑上面。我用软件查过,我的每个硬盘上面都有5M左右的分区被单独隔开。我用过很多种软件做低级格式化、高级格式化,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即使是分区的时候零剩余,他们在我用电脑的时候也可以重新分割出来。

为甚么他们可以做到呢?我查了很久,其实也不是太复杂。他们用了VM这个虚拟软件,我用软件检查内存的时候,检查到了VM的进程,但是Windows里面没有这个进程。所谓VM,就是Virtual Machine,目前就流行的虚拟控制软件,据说Microsoft人手一台VM。使用这个软件,就可以在硬盘上装很多个系统软件,然后自由转换。他们设置从虚拟的软盘上启动,然后启动Vistual Machine,再带动我的Windows启动,就可以达到控制的目的。他们还会虚拟全套的PNP硬件在电脑上,这个我用Dell的自查软件查过,连 CPU、内存、鼠标、键盘都有虚拟的。理论上,我更新Bios也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他们一直阻挠我这样做。于是我将Cmos设置中的USB支持等等各种有可能相关的设置全部禁用了,这样自己能使用的功能减少了,但总比被别人控制自如要好得多。

除了虚拟硬件以外,他们经常使用的是IDE Controller,可以控制设备IDE设备的使用。比如说,可以让我的电脑不能认出光驱和硬盘,这样,他们可以使用我的IDE接口虚拟一个硬盘,从而直接使用他们电脑的硬盘的程序来达到控制的目的。在我购买刻录机不久,他们就禁用了我的光驱。我试过几次主板跳线都没有解决,最后把电池拔出反装,将主板上的电全部放掉才解决了刻录机的使用问题。因为使用Virtual Machine,理论上我是在他的Virtual Machine上面装Windows,所以受到他们的全面控制,甚至分区也是如此(使用Dos程序时)。他们可以预留硬盘空间,改动硬盘参数,在我装 Windows的时候加入很多文件,主要是很多DLL文件,按照他们的需要随意改动注册表。他们甚至将整个C盘Reserve起来,可以让我完全不能重装系统,因为不耐烦,也因为看不起我的电脑技术,他们曾经让在两秒内昨晚Dis Checking,十秒内装完一个Windows,呵呵,向我示威。这样,他们能够自如改动我的硬盘也就不足为奇了,可惜,他们低估了我的学习能力。最后我使用外面买的Ghost-xp来装,比较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就是软件公司将他们自己装的C盘做成Ghost Image拿出来卖的,使用这种文件装系统,他们就不可以自如地加入各种文件了。但是他们成功地将两百多个DLL文件传到我的硬盘,然后在系统第一次运行的时候带动自动安装,这个时候我必须及时中止,一般都可以在装了二十多个DLL文件的时候中止。

我使用Smart Disk软件查看电脑分区情况,将他们预留的区域用该软件改成很古怪的很旧的分区形式。但是他们还是能够使用,主要原因是该软件只能改动分区表,并不能用形式对硬盘进行格式化,能够做格式化的只有FAT-16。但是我用FAT16格式化以后再改成古旧的硬盘格式仍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实际盘子里面的格式还是FAT16。

进入Windows后,他也虚拟了一些硬件在里面,在我的电脑点属性然后点硬件然后选“设备管理器”就会看到,有很多,选一些正常的电脑看看哪里不该有的全部禁用,如鼠标、键盘是最重要的。这样做以后,他们就不可以直接控制我的操作了,只好依靠一些服务来控制,装一些原来没有的服务,利用一些不必要的进程来控制。再有就是传输很多DLL文件修改注册表,加入很多线程来控制我使用的进程。

这些服务主要有DHCP Client,这是用来做域名解析用的,就是在本机上将文字域名解析成数字域名,可以加快访问互联网的速度,他们可以用这个服务使我访问不到他们不希望我访问的网页。还有BITS/ALG(将我的大体积文件传送到他们自己的电脑)、Crytographic service,SSDP discovery,workstation, windows management instrumentation,windows image aquisition等等。

所以我把这些服务都关闭了,但是他随时会重开,所以要每次都禁用。另外,我使用了NTFS的配额功能,将硬盘的配额限制了,因此他比较难以随便加入文件到我的硬盘。还有将文件的访问权全部设成只有我自己能用,但是他还是能够传输很多DLL文件到我的系统,然后改变我的系统设置,现在这个基本上成了他控制我的主要手段。因此我不得不每次开机都用自己做的image文件重装C盘。

另外,每次我上网他都会利用我的进程如schost/spool等将我的影像文件传输到他的电脑,然后破译我的密码,每次都以管理员的身份登陆我的系统,可以比较自如地控制我。其他几乎所有的身份他们都会用,如remote helper/local service/network servie.

其实他们能够反复控制我的主要原因在他们的红外线连接,这点不解决,其它的总会有变换的方法做到。(按:如果你只看这篇文章,你除了觉得象科幻小说一样不可思义外,就是认为作者对电脑太有研究了,专业水平特强,文章本身就可作为一篇科学论文。值得一提的是,作者还把文中提到的电脑怪事所涉及的页面制成图片发到了他的博客相册中。)

11月19日“我的今天”是最近一篇关于“主要事实”的日志:

那些漫骂的帖子我全部删掉了,呵呵,我没有必要同疯狗对话。你们可以理智地批驳我,批判我都行,反正我已经准备好坐牢了。但是,一切漫骂我都不会理会,我这里可以接受批评、批判,但是不接受疯狗叫。

我明天又要去见一份500强集团子公司的副总经理的职位,也许又会被贱狗们搅黄,也许又会遭受上一次的事情。我无所谓,我已经准备好接受一切,包括我的生命。于是我的良心可以安静了,我不再需要面对对母亲和儿子的愧疚。

我为人子,为人父,但是不能够好好保护我最爱的两个人,我生不如死。张某平生自命大丈夫,却不能让自己最爱的两个人平静地生活,平静地逝去,我愧为人子,愧为人父。在我的心里,他们比我的生命重要得多。(按:对亲人的感情让人感动)

所以每天当贱狗们在我身边叫嚣,挑衅的时候,我狠狠地咒骂他们、羞辱他们,因为我已经不在乎我自己了。

附:他的另外一些日志,着实让我觉得他是个勤思考,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人,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对中国的发展现状的见解

小论“共产主义”乌托邦

读《政党制度》白皮书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