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海刘德贡

人民需要免予恐惧的自由和自强理性的自主,各民族各地区应当紧密联邦自治共和。

 
 
 

日志

 
 
关于我

不入主流,还防同化,崇尚自然,讲究环保,追求真实,向往自由,明理怀德,另类少礼。

网易考拉推荐

性格决定命运之十:走出家乡去求学  

2008-03-07 10:01:56|  分类: 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到高考录取通知书是八月的一个晚上,那时刚转凉,还不是太冷,对门大叔叔从大队部拿来通知进门就到了我跟爷爷睡的房间,我听到叫声爬起来,接过通知看了几遍都不知讲啥意思,因为那时已被激动占据了整个身心,过了一会,我感觉全身发冷,披上棉衣仍在哆嗦。

     我被第一志愿---湖南省化学工业学校化工仪表及自动化专业录取,那时根本不需要学费,家里条件差的还可以申请助学金。接下来请了我的班主任老师和一些亲戚吃饭,最重要的是要筹措一些粮票,因为那时还要用这个才能买饭吃,老师给了一些,去粮站换了一些。去学校的那天是我哥送我的,嫂子给了我两元钱,先在村里一家一家打招呼,告别,有一户人家还送了一些鸡蛋和两元钱,这两元钱在学校可吃二十天的早餐。在同最后一家打招呼时,我感伤地流出了眼泪,并不是与这家有什么特别感情,而是将要一个人离开这个村子到外面去,好象有点依依不舍或是觉得孤单无助。

     在县城上火车前,哥哥给我买了一双牛皮鞋,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皮鞋,即使到了株洲的学校,一个湘谭的同学都从这双鞋上判断我可能是大城市来的。上火车后就是一个人了,在火车上就遇到同一个学校的学生,也是刚去报到的,虽然当时我只有一米四九的个,也是第一次出远门,但一点也不胆怯,很顺利就到了学校。

     刚进学校时,在一间教室里住了四十几个人,上下木架床,全省什么地方的都有,就是没有郴州地区的,长沙、株洲、湘谭几大城市的学生最牛,言行举止都活泼潇洒。入校后,生活习惯有所改变,起码卫生方面讲究些了,学习也差不多,最大的变化就是吃得比以前好了很多,因为我申请到了甲等助学金,每月有十七元的生活费,已够我的基本生活了,但穿用还得家里负担。我记得当时学校的早餐多是馒头、包子、油条之类,我吃不习惯,就每天跑到学校门口的饮食店吃汤米粉,没肉的斋粉八分钱一碗,有肉的一角三分钱一碗,我轮换着吃,十分地开胃。因为在学校吃正餐要一角五到二角五,有时我晚餐都跑去吃米粉,那味道好极了,现在回味起来仍然十分想念。

  每个学期都要评一次助学金,这得靠自己在申请书里把家里的情况反映得让人同情,当然基本也是实情,我记得当时学校也不会去调查,但这种反复的情绪温酿和认知的挖掘,让自己深刻认识到自己的贫穷,这在人格上是一种伤害,会使你产生一种腰杆挺不直的感觉,而且会让你觉得自己与高贵无缘。生活的改善对身体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两年中我的身高从1.49米一下长到了1.62米。

  在班上的成绩则没有在中学那么牛了,一般在前十名,也多次评为三好学生,虽然体育有点差劲。相同的是有两门专业课的老师就象高中时的物理老师一样,很欣赏我,当解题方法有点特别时会给我另外加分,这引起一些同学的妒忌。老师的水平是参差不齐的,教高等数学的杨教授最牛,每堂课都是无可挑剔,而且他都是不用教案的,随身只带几支粉笔,最多带一张纸条写上要布置的作业题,没有多余的话,讲完就走。但教热工仪表的那位,则被同学赶出教室两次,同学们到教务处一致要求换老师,未果,他还是厚着脸皮来上课。最后一年,也有上一届的学生担任老师的,但还不是太差。在这里与中学时有一个显著的不同,就是不要再搞劳动了。

  寒暑假都是会回家的,每次一回家,妈首先就会煎两个荷包蛋给我吃,有时还放些面条,这是很高的待遇,我很感温馨。在这两年中,因长得快,我印象最深的一条黄绿色的确良长裤接了三次。因为那两年正值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生产力大解放,家里的条件也比以前好了一些,过年时每人可以做一两件衣服,妈妈也基本上不再做千层底布鞋而改买解放鞋之类的穿了。记得有年寒假回家,我见到家里每人都基本上做了一套衣服,我就问我妈怎么我没有?她的回答令我非常伤心:啊!还有你嘛,都不记得了还有你这个人。我无法控制地在火炉边小声地哭了起来,我爷爷则来安慰我,我五弟也来跟我说:只有我们俩没有做新衣服。

  在学校期间我依然很内向,很少与人交往,只是身边的几个人,跟女同学更是没有什么接触。有个叫陈建华的东安县同学对我很好,学习上他不如我,但生活上他给了我帮助,因为他家父母好象是县城商业系统的职工,经济条件还可以,有时还错给我钱用,我很感激他。有些所谓大城市的同学也有欺负人的,还有一些小城市的同学也学着那些人扮高人一等而看不起我们这些个子小家里条件差的农村同学。

  那时毕业后都实行分配工作,无需为找工作的事操心,要想的只是你会被安排到什么地方,这主要决定于你家的社会地位、社会关系、学习成绩和个人意愿。我考虑到长沙、湘潭、株洲三个中心城市的同学较多,他们在前两项上都有比较好的条件,我无法比,当时大部分人都是希望分到中心城市和老家的县城,而我经过权衡后决定将个人意愿填在郴州地区,因为在湖南这是仅次于上面所说的三大中心城市的另一个级别较高的城市,而且我们班级没有那里的学生,我估计以我的成绩和表现胜算较高。结果确如我所算,但遗憾的是,其实那时有个对我很欣赏的老师已把我推荐给湘潭大学,但由于我已填志愿到郴州,而另一个同学则得到消息拼命公关,很轻易就代替了我,这些是在我们班长告诉我后才知道的。

附:当年的一些零散日记

四川省绵竹县办农业中学的有力措施(见于《中国青年报》8010月)是一种农村当前办学的得力措施。我认为,在现在一个时期内对于农村中学,把那些不可能上大学或中专的相当一部分学生,面向农村,多学一些农村实用知识,如农业机械、财会、医药卫生、农村应用文、文学语言表达等等,彻底为农村培养有文化的新农民,是一件好事。不按全国统一规范教学,不追求升学率,不使时间花费在学用不着的知识上,而全力以赴学实用知识,激发学生的学习积极性,这将对农村文化教育起到重大作用。80年10月1日

业余凭兴趣,活动多方式,多学多思则多智;随便翻翻常积累,闲时学来忙时用。学有目的做有法,持之以恒出成就。...人们讨厌乌鸦,不是因为它灰黑的衣着;啄木鸟讨人喜欢,并不由于华丽的羽毛,是因为啄木鸟总是默默地实践“森林医生”的职责;乌鸦却整天“呱!呱!”地显示自己蹩脚的歌喉。有人说,伤痕对于战士,是荣誉和英勇的标志,可是,对于阿飞和暴徒却是耻辱和罪恶的记痕。...“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这个口号是偏面的、左倾的。其中的“凡是”和“就要”明显地脱离现实,不是按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这一马列主义最基本的原则行事的。按这一口号行事是要吃大亏的,过去在这一方面的教训已经是够多的了。...饮水要讲科学,尊重有利健康。口渴才来喝水,等于地裂浇水。应提倡早起饮水、餐前空腹饮水、餐时有汤有水。...形式主义最愚蠢,头脑最糊涂,讲形式不讲效果是要吃亏的。严重的心脏病患者临危时去进行长跑,想得到“锻炼身体”之美名,那只能成为笑话。...文化是人类的灵魂,没有文化,任何科学事业都是发展不起来的。要创造,要更新,要前进,就必须要有高深的文化。科学文化就象是人体的血液一样,没有血液循环,人就不能进行新陈代谢,就不能生存。文化是人们的理智,是人脑的动力,思维运动的润滑油,文化水平越低,理智越低,思维越迟钝,思想越陈旧。...80年10月2日-15日

人的心情是千变万化的,人的脾气是千姿百态无一不有的,凭一段时期的热情欢快劲头而干出一些成绩的有之;因一时脾气过燥,气愤过度,操之过急而引越严重后果的屡见不鲜;因一个阶段的失误而走上邪路,从而背上包袱,继而越陷越深的也不乏其人.前者倒还称心,后者则是悔恨莫及、痛苦不堪。然而悔恨又有什么用呢?所谓没有远虑必有近忧,一失足成千古恨。既然如此,何不三思而后行,在一时的冲动下先歇其气再缓其行呢?何不学会克制自己呢?真理是具体的,不是抽象的。某一真理只能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才成立,而不是任何时期任何地方都能使用的,不是都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人类社会永远存在着良心、慈善和友爱,同时也永远存在着福利的争夺和声誉的较量。也就是永远没有绝对公平的世界,永远存在真、善、美和假、丑、恶。...生活的颤音又激起我想念中学时的一些良师益友。他们勤奋好学、互教互学,尊师爱友,互相帮助互相鼓励,互相调谐的琐事又在我脑海浮现。他们平易近人、爽朗活泼、勤俭朴素、力求上进、直接了当的性格激起我对他们的几份敬意。此刻我打开他们以前给我的信,读起来记忆犹新。其中物理老师谭桂生阁下一年前给我的一封回信更使我又一次心情激动起来。可不是吗?他那笔调是多么富有同志感情,写得多么认真,又是多么富有师长对学生的教育、鼓励和鞭策的诗意啊!以自己的经验教训来教育他人,以对未来的向往来鼓励和安慰他人,这不正是一个师长的气节吗?“赠言”、“抱歉”、自称“老学生”、“垦荒者”、“老汉”,直截了当地讲一些生活琐事,这不是同志的气节吗?特别与那些语调冷淡、敷衍了事甚至讽刺挖苦的态度相比不就更加显得情真意切、郑重其事、无比关心吗?这样的老师真是可敬呀!只因路途不便,时间紧张,又加上一些不愉快的事缠住我的心,一年没有见面了,也没有给他写信,我深感惭愧。我永远忘不了他,忘不了那些战友,他们总在我脑海里盘旋。...80年10月16日-18日

人们的性格是由多方面决定的,除先天所定外,主要取决于家庭和社会环境,因这些因素对某个人的影响是千差万别的,所以世上什么样的性格的人都有,真是无所不有。人们在一起生活必然要要发生一定的联系,在这种联系中必然要互相了解对方,互相探索对方的性格,以采取行之有效的手段、方式、方法去团结、结识、利用、制约、打击对方。然而要达到这些目的,要正确地了解他人的性格特点,决定相应的态度,是非常困难的,非花很大努力不可。在这里就要做到深入细致,由表及里,一分为二,系统全面,具有灵活性,特别果看到“坏人”身上的优点,也要看到“好人”背后的阴影。...知识就是前人的生活概括、总结、汇合,是前人生活的经验,也是世界各个领域的生活经验。...江河奔腾浪花涌,大地震憾山谷应;风云翻卷暴雨来,沉闷探索是我心。...夜深了,街头只留下几盏昏暗的路灯,微风轻轻地吹着,还不停地下着毛毛雨,我挪着缓缓的步子一边走一边沉思着...回到宿舍,我和衣倒在床上,闭上眼睛,但没有睡,我听到了屋里“嘀哒、嘀哒”的钟摆声。然而这声音越来越模糊,最后完全消失在我脑海之外...80年10月19日-22日

这是回忆起来的一段旧事,或是一场虚惊。那好象是1978年深秋的一个晚上,我拖着疲惫的身子一直睡得很香。突然,就好象在我的房间里,“咚!”地一声,把我吓醒了。我定了定神,睁眼向房里每个方向看了地遍,但没起身,也没看出什么问题。其实房里黑乎乎的,也根本看不清楚。然而是什么原因引起一声这么大的响声呢?我想来想去总不能确定。过了很久,我还迷迷糊糊地没有睡着,又听得好象在隔壁房间里有拉锯的声音。于是,我又紧张起来,仔细地听着:活象有人在锯隔壁房间的木窗柱子呀!过了一会,这声音又没了。...这晚,我哥、姐都不在家,家里只有双目失明的爷爷、病残的妈妈和年幼的弟妹,我们住的房子又很偏僻,只有两户人家,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那在晚上是求援无门的。夜是那么的深沉,从房内往外望,黑糊糊的分不清方向,我一个人躺在内间,后面是山,外面好象嗖嗖地吹着微风,听听外间,只有几串鼾声,没有别的动静,我不由地感到有点不安。“锯木声”过了一会又响起来了,我轻轻地坐起来,力图听个明白,床板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我的心也随着急跳起来,听起来确是在隔壁窗户上有人在作案。声音时有时无,我也不难想到,这可能是作案者的一种方法,干干停停,看看有没有人发现。但我坐起来一直在仔细地听着,我想叫醒其他人起来看个明白,又没有十分的把握,怕打扰他们引起他们的责怪,说我胆小,大惊小怪;也想到,如果我大叫,不也要惊动盗贼吗?我还是静静地坐在床上,细细地听着,紧张地思考着:哎呀!要是真的有一伙盗贼进屋该怎么办?不但财物受损,还可能有生命危险呀!这得赶紧下决定,先下手为强,必须搞个水落石出。还是明地查看一下吧,这样无事则无妨,要真有事,好趁他或他们还未进来之前采取抵抗措施。或是能把他们吓跑也好,反正我们的力量很难惩办他们。于是,我壮起胆子叫醒我妈妈,把我叫到的告诉她,然后点着煤油灯,我拿了根木棍直朝隔壁房间摸去。到了门口,房门闭着,我麻着胆猛地踹开门,这是我又怕灯被风吹灭,又担心盗贼已进屋,怕听到发觉他们以后还没有走而潜伏下来了,那就麻烦了。然而,这两种顾虑都消除了,我们走到窗前,发现窗框依旧完好,五根直立的柱子无缺,我用木棍把每根窗棂都撞了几下,根本没有损坏的痕迹。我们又内外瞧了瞧,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迹象。这就怪了,明明在这边有声音,怎么...?难道是对门家里响吗?不可能,那我是听不到的。...我们又在其他几间屋里走了走,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于是,熄灯睡觉了。以后倒没听见响了,我也没去想它了,以后就平静地过去了。...第二天清晨,我很晚还没起来,我妈做好了饭,看我还没起来,就到我睡的房间来叫我,我一骨碌爬起来,看了看外面,太阳都出来了,奇怪的是我昨晚明明打开了的窗户却是关着的。我妈走过去用木条撑起来(那窗户是土制的,往上半开),还说:这样闭着,怕空气太新鲜了呀?我答:不是,我昨晚打开了的,噢!昨晚可能就是它作怪。我走过去看了一下,把撑杆忽然取下来,结果“咣!”的一声,窗户掉了下来。啊!真是虚惊一场!昨晚那个“盗贼”竟是这个木框子。风吹动窗户,撑杆掉了下来,窗框砸下来不是发出一声巨响吗?后来又由于窗框在广播线上摆动就发出来了一声声“锯木声”(广播线是从外面架往屋内的,没有打孔,就从窗户口里穿过)。真是虚惊一场!1980119

侯车室,旅途上,餐前饭后餐桌旁;会议室,影剧场,空余时间别空荡。口袋角里三分五分啥用场?嗨!拿去买份报纸来欣赏。天南地北新闻多,不出家门都欣赏;知识海洋浪涛涌,日新月异细探望。制度政策要改革,报纸随登好惦量。——读报感怀一。...别看质瘪纸一张,千万资料里面装;花样繁多啥都有,有如知识大海洋。图文并茂饱眼福,华山论剑出思想。——读报感怀二。...我栽有一片花苗,几天来一直长得很好;枝叶茂盛生气浓,眼看就要开花了。可恨昨日暴阳毒,似一场鬼火,把我心爱的花烤焦。我急了,我心爱的花呀!大有可能全报销。喜得月来雨露润,花苗徐徐复活了;疲惫身影渐消去,伸枝展叶增绿豪。从今我也醒了脑,更想把花种植好;但愿此景能长久,和风细雨,催开我心底的花苞。...但愿长久:惋昨日暴阳似火烤焦我花苗一片,甚危!喜今朝和风细雨摧我花苗复活,新生。198011月10日-11月17日

在前途面前彷徨,我何等忧愁悲伤;莫道命远真如此,还得将前程了望。要拿出凌云壮志,重整军容继续上;春夏秋冬不释卷,博得渊知芳四方。...妙手画错图,幽漫如穿梭。(老师画图),石头压笋石躺地,春笋破土刺云霄。离树树叶命永亡,落叶树杆春又旺。...平衡呆板,杠杆灵活;“大锅饭”煮不好,上湿中涩底黑糊,竞争有生气。...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几个具有相同状态的变量,其不同状态的组合若借这样一种计数法来写保证没错:把几个不同的状态看作某种进制的几个数码,按逐渐计数的顺序把它们写成一列数与变量相等的所有某进制数,其个数就对应于那个变量的一种组合。...艰苦奋斗建新房,新年乔迁喜洋洋。...锦绣前程:四化宏图前程绚丽似锦,八十年代美景灿烂如春。...实事求是:按规律办事百业兴旺,用科学种田五谷丰登。...百花争艳:燕歌莺舞万户千村争致富,龙腾虎跃三湘四水共驱贫。...百废俱兴:人随春意泰,年共晓光新。...春色满园:春回大地百花争艳,日暖神州万物生辉。...奋发图强:喜看春日花千树,笑饮丰年酒一杯。...受赐感荷谢丹心,盘桓园席留别时(送某老师茶话会)。...自己厌恶的人往往具有自己所缺少的长处,一旦把他敌对就不能取长补短。...

这是到岳阳化工总厂实习的第二天。上午到车间了解了一下情况,作了一些问题交待就回到了住处——绵纶厂招待所。下午全班开了个会,徐老师讲了纪律规范,实习要求和小组化分问题,虽说我不是完全没听,但还是开了小差——我被一同学的日记本吸引住了。不经本人同意看别人的日记是不道德的,但它是随便躺在床铺上的,我也就明知故犯翻了几篇。其中还有一封给什么“贤惠的姐姐”的信的草稿,其文笔深动,感情丰富,令我敬佩。日记是可以对着日历点,无一天缺,字迹工整,篇幅有长有短,取材很有趣,使我赞叹不已,这使我深刻地体会到看人不能看表面现象,他人皆吾师的道理...天气非常炎热,我的心情更加烦乱。...第一天分头上班,我们在仪表四班,全班共19人,班长是个姓唐的三十来岁的男师傅,给我们带班的是位三十出头的女师傅,她性格到是蛮好,愿意帮助人,无保守思想。...上午全班听一位师傅讲电子示波器...我没有认真听。中午我们没有睡觉,四个人打扑克,一直到二点钟。好倒是好玩,但打完后就觉得昏昏欲睡了。中午有电扇吹风,真好睡觉,下次还是休息的好。...我们按时到了车间,早上王师傅和组长唐师傅给我们讲了一下工艺流程和控制回路,他们很耐心,尽量满足我们的要求,把一大叠图纸拿给我们看。加上常师傅三个人接待了我们一上午,我们很是感激,但有好多问题不能得到理想的答复。休息时,王师傅和我们闲谈了很久,谈了学生升学情况,工人使用情况以及该厂的矛盾和利害关系,我听得很有味。...照旧六点过一点到达了车间,今天换班了,我们来到仪表一班,班长接待了我们,带我们看了几间仪表校验室后,拿一些旧仪表让我们拆看,虽说这一天过得也很舒服,中午也睡得很香,但还是看了不少东西,记了点知识。...依旧到仪表一班,有个姓张的女师傅给我们讲了下动圈仪后没事干,有的看书,有的闲谈,有的抄点什么,整天就这样磨过来了。1981年6月24日—30日

今天起得更晚,到车间已是七点来钟了。早上又是没事干,各自找着“闲活”干,中午睡了一大觉。下午班长给我们讲晶体管放大器检测仪,又抄了点材料。整个下午很忙,可是我觉得没真正弄明白点什么。...今天到车间已很晚了,但有些同学根本没去,“晚”也就随着拖拉变为不晚了。后来大部分时间是班长给我们讲万用表的原理和使用方法及注意事项,一天很累,但收获并不大。...岳阳化工总厂绦纶分厂实习结束。1981年7月2日

鸿闾永固:栽竹尽成新凤尾,种松皆作老龙鳞。静夜不嫌鱼谈月,闲时还爱鸟谈天。鹏起天池风九万,龙游艺苑字三千。闲看秋水心无事,立时长松气自豪。梦中得咏诗无字,醉后挥笔笔有神。秋月当窗去影淡,春风拂槛露华浓。竹里登楼人不见,花间觅路鸟先知。有约白云来晚渡,且邀明月共闲尊。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